驻马达加斯加使馆“我眼中的中马友好合作”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展之三
2018/12/26

  我眼中的中马友好合作

  作者:第21批中国援马医疗队员 杨永红

  马达加斯加有着迷人的自然风光,但她却是世界上最贫穷国家之一。自1972年建交以来,两国友好合作顺利发展,近年来合作更是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中马双方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和促进社会进步的征程中携手合作。中国向马国提供了力所能及的、真心实意的帮助;这种合作和帮助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以援助向别国施压。援建的穆龙达瓦糖厂、制药厂、昂-瓦公路,以及近年建成的学校、医院、首都体育馆、国际会议中心等援建项目已成为马国最壮观、最辉煌的标志性建筑……

  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中马合作再立丰碑,中国在阿齐莫-安德烈法那和梅纳贝两大区援建打井项目,以缓解该地区居民用水困难的实际问题。中国无偿援建的马首都郊区公路项目,也将缓解交通运输困难和堵塞,解决长期困扰沿线居民的运输问题,对提高当地人民生活水平有重要意义。去年鼠疫大肆流行期间,中国第一时间派出防疫专家参与预防控制;今年的“光明行”免费救助行动,使200多人重见光明;7月又在援马医疗队的4个点上派遣24人去中国医院参观学习、研讨……这些无不体现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马国政府和人民的无私奉献和友好情谊。

  作为中国援马医疗队一员的我,感触最深的还是中马医疗方面的友好合作。

  自75年开始派出第一批医疗队,中国政府43年间已派出21批、共608人次,现有4个医疗、30名医疗队员在马工作。16年11月底,我作为甘肃第二十一批援外医疗队队员,来到了马达加斯加东方点瓦特曼德里这个小城市的公立医院,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援外医疗工作。

  这个医疗点有四名中方医生,分别担任着外科、妇产科、中医针灸和麻醉科工作。尽管天气炎热,蚊虫肆虐,台风、停水停电不断……但我们尽力适应,没有怨言,没有不满,牢记使命,不忘初心,恪守习总书记“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援外十六字方针,为国家尽己之力,尽己所能地服务于马国人民。

  这所综合性公立医院规模不大,甚至比不上80年代国内的卫生院,全院马国医生8人与中国医生4人,承担着本地区十几万人的医疗保健,没有像样的硬件设备,检查设备只有一台B超机,化验只能做血常规、血型、配血。手术室的环境与设施更是落后,空气消毒的紫外线灯是坏的,地面也没消毒液处理,仅有一台麻醉机和监护仪也是年代久远,处于报废状态,供氧设施就是家用制氧机,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了自己的援外工作。

  有一台晚上的急诊手术让我终生难忘。有一名车祸患者,中年妇女,车轮从腿部碾压伤,右下肢膝关节处除皮肤连接外,骨、软组织粉碎离断,尽管采取了止血带措施,但还是血流不断,左下肢胫腓骨骨折,患者嗜睡,处于休克状态。马主任经过快速检查判断后决定马上手术,没有任何检查化验,说实在的,也做不了检查化验,尽管马主任是普外科大夫,但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跨学科战斗了。时间就是生命,每争取一分钟就有生的希望。我也快速建立了2条静脉通路,快速输液,边纠正休克边推进手术室,仅有的2瓶复方盐一会就没了,可后续液体由于家属一时凑不上钱,取不来药(马国是医药分家,没钱不发药),看着病人生命体征越来越不稳定,呼吸急促,脉搏细数,血压测不到,除了血管活性药维持血压外,就要容量复苏,顾不得多想,我自己先垫付赶快取来药维持上,并迅速叫化验室抽血做交叉配血。在氯胺酮静脉复合麻醉下,马主任和外科护士迅速进行着止血、清创及截肢手术。面对随时可能终结生命的患者,只能与时间赛跑,尽我们最大努力挽救患者。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由于精神高度集中,在气温炎热、又没空调的密闭房间,马主任下台后才发现自己已汗流浃背,手术衣已全被汗液浸透,如雨水浇灌一样。所幸患者经容量补充,输血,手术止血后生命体征渐趋平稳,我俩感到很欣慰。看着患者安返病房,家属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并对我俩竖起大拇指,“tsara be,chinois”(“中国人,真棒”)眼神流露出的欣喜、敬仰让我俩倍感温暖、欣慰,再苦再累也值了。虽然手术成功了,但患者病情危重,马主任时时记挂,不时查房,在这种情况下的手术就怕感染,患者终于平稳地渡过了围术期。患者清醒后知道自己腿没了,丝毫看不出悲观情绪,反而她面对疾病的乐观态度让我深有感触。她庆幸自己遇上了中国医生,能活下来就很不易了,一直说是中国医生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这只是众多危重患者抢救的一个缩影。当我们一次次把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或解决了长期折磨患者的病痛时,他们无不从心里感激中国医生的无偿援助。资源匮乏并不能成为“敷衍了事”的理由,每一台手术都仿佛是一种挑战,每一次面对患者捉襟见肘不能选择合理麻醉的那种无奈,没有选择的药品,在有限的条件下只能用“真主保佑”来希望患者能够侥幸生存下来的无能为力……但这同时也意味着我需要面对更多的困难、更多的死亡。作为麻醉医生信守的格条:“手术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不能因为客观条件的不足而轻言放弃。每一台手术对我们而言都是一种挑战,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在每一场较量中,我们都会竭尽全力。

  这里医患间的关系有着令人嫉妒的和谐,患者和家属对医护人员可以用“言听计从”来形容,医生的社会地位之高让我们有点受宠若惊。硬件条件的落后和患者无条件的信任,并不意味着对生命的尊严可以无所畏惧,反而让我更想竭尽全力去救治所有病患。在这里我不仅体会到了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也享受了医生本该就有的被信任感。

  多年的援助医疗服务使中国医疗队在当地早已家喻户晓,与马国人民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管到哪里,都会受到当地人热情洋溢的问候“salama”或“你好”。40余年的友好合作,树立了威望,赢得了尊重,即使贫穷、动乱、条件落后,但我们执着地呵护每一个生命,永不言弃。让中马友谊因医疗队的存在再续辉煌!再迈新台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